"> "> "> "> ">

m88体育

m88体育

m88体育

×
关注我们
> 新闻频道 > 文旅

揭秘独行月球:用科幻的碗,盛喜剧的饭

发布时间:2022年08月03日09:55 来源:

4天票房破10亿元,《独行月球》火了!截至8月2日11:30,该片已打破国产片单日最高总场次等10项纪录,并以高达六成以上的排片率带领暑期档票房蒸蒸日上。

有人说,你永远可以相信开心麻花。有人说,“沈马组合”就是票房秘诀。但《独行月球》最成功的恰恰不是自我复制,而是大胆创新。“科幻+喜剧”的混搭令观众耳目一新,也开创了国产片的创作新模式。

普通观众需要喜剧,电影工业需要科幻,但这两大片种恰恰最难拍。《独行月球》是如何同时征服二者还能让它们融洽无间?听影片导演张吃鱼,主演沈腾、马丽、郝瀚来揭秘个中奥妙。

戏到位了,科幻喜剧都不难

因为小行星即将撞地球,人类在月球启动了“月盾计划”。结果因为一次意外的提前撤退,维修工独孤月成了“月球最后的人类”。因为孤独和绝望而破罐子破摔的独孤月,万万没想到自己在月球的一举一动都在向地球24小时不停歇地直播,而直播的“始作俑者”正是他暗恋多年的月球基地指挥官马蓝星……

这样的剧情,很多人第一次看到都不免觉得“扯”。影迷“抽屉”的评论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:“本以为这片子顶多带点山寨科幻元素,但终究还是熟悉的开心麻花喜剧,万万没想到它竟然真的是部科幻片。”事实上,《独行月球》大部分的剧情发生在月球和太空,全片有95%的镜头涉及特效。为了模拟真实的月面,剧组将200吨的石头磨成了沙子。沈腾待得最多的“月球基地”,是在6000平方米的影棚里实景搭建的。影片上映后,不少观众惊叹于其科幻含量之高,如豆瓣影迷“壹安”评论道:“沈腾这次炸的是国产科幻封了3年的大门。”

张吃鱼的上一部作品是他跟宋阳共同执导的《羞羞的铁拳》,那也是他第一次当电影导演。拍科幻片,显然他也是第一次。“每个题材都有自己的难点。喜剧,让观众笑是它的难点。科幻,怎么去建立世界观,是它的难点。但我觉得拍一部片最难的,依然是对每场戏本身的把握。”他说,“只要戏到位了,别的我觉得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。”

张吃鱼的诀窍是把科幻看成一只“碗”:“科幻是壳,里面装什么,其实是由我们决定的。就像我们有一个碗,这个碗可能看着非常有未来感,但它装的米饭是你日常都能吃到的。电影里很多桥段都是按照这种思路设计的。”他举例,片中独孤鱼为了自救而灵机一动进行的“环月之旅”,说复杂也复杂,说简单也简单,“其实观众只需要理解他为什么非要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就行了”。

独角戏很难,但好在有沈腾

科幻的碗装喜剧的饭,说起来简单,但在实际操作中,喜剧和科幻两大元素常常“打架”。张吃鱼承认:“我们也担心过,喜剧包袱会不会消解科幻高大上的感觉,而科幻的冰冷又会不会消解掉‘包袱’的喜感,所以其实从一开始就要从各方面去找平衡。”

如何把握两者的度?张吃鱼从美术角度举了一个例子:“月球整体是灰黑白三个颜色,是冷色调的,但这部电影又是喜剧片,所以我脑子里始终有一个小黄人走在月面上。”最后,沈腾扮演的独孤月穿着暖黄色的宇航服,走在灰色的月面上。张吃鱼形容:“很显眼,还给人一种希望的感觉。”

观众熟悉的日常场景,也是消弭喜剧和科幻之间调性差异的利器。张吃鱼说:“我们很多道具都挑得非常细心,比如马蓝星房间的音乐播放器是一个老款的唱片机,很有心才能淘得到。”

当然,在陌生的月球基地里,观众觉得最熟悉的还是沈腾这张面孔。张吃鱼承认:“通常来说,独角戏是很难的,好在是腾哥来演。喜感那些就不说了,他绝对是炉火纯青。这次对他来说最难的是电影里面情绪的大起大落,你可能不会在其他电影里看到一个演员要经历这么多生死起伏,而且全是大喜大悲。不同的大喜里面,要找到每一次大喜的特点;再在不同的大悲里,找到每一次大悲的特点。真的太难了,但腾哥很好地完成了。”

【评价演员】

我发现了沈腾的坚韧

我们的创作初衷是把独孤月塑造成一个普通人,所以有了“中间人”这个概念。其实“中间人”就是普通人——不出头、不垫底,我们都是这样的人。

过去腾哥一直塑造小人物,独孤月和腾哥的喜感也有共通的地方。但拍完这部电影之后,我觉得腾哥和独孤月真正的契合点是坚韧。独孤月能在月球上苦中作乐,其实腾哥在拍摄当中也是。宇航服太重了,能把这些动作戏做下来,真的很难为他。

马蓝星是外表很刚硬、内心也很刚硬的角色,但最后这个“铁血女强人”却被软化了。这个角色最打动我的,是她那两次按下按钮。最初她发现独孤月被落下的时候,她毫不犹豫按下了火箭发射的按钮。但最后按核弹按钮的时候,她却犹豫了。

我和丽姐最开始担心这个角色的喜感不够,所以到了表演的时候,我们多给了一点包袱,但所有的设计还是为人物服务的。

电影里有一个袋鼠的角色,我需要一个愿意花心思沉下心去研究琢磨这件事的演员。郝瀚之前跟我合作过,他给我的感觉非常聪明又非常踏实,这是最可贵的。定了郝瀚之后,他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去琢磨袋鼠,甚至搬到动物园旁边去住,让我非常感动。所以后来在现场,我更多的是听他的想法,因为我们首先要给观众的感觉是,这就是一只真正的袋鼠。

【主演揭秘】

沈腾:打戏还是挺费劲

记者:你觉得独孤月是一个怎样的人?

沈腾:他是一个小人物。我剧本上有一句台词,其实是他对自己的一个总结。他说他是一个“中间人”,他不愿意做那个特别拔尖的人,他就觉得中间那个位置是他的舒适区。但就这么一个人物,后来成为为别人挺身而出的人。

记者:第一次看完剧本,你感觉如何?

沈腾:第一次看完我觉得很感动。麻花以前没有拍过这样结合科幻的大片,我觉得这肯定是一部大制作,要完成好肯定有难度。

记者:你为这个角色做了哪些准备?

沈腾:针对身体的旧伤,我做了一些康复训练。但我还是没想到,《独行月球》会这么要求体力。比如吊着威亚在“月面”上走,引力应该是地球的六分之一,我必须做到的就是真实。

记者:片中还有不少打戏,对你来说算是挑战吗?

沈腾:那肯定是挑战,感觉突然间就变成一个武打演员了。我的身体——无论是协调能力还是健康状况,其实更适合拍类似《编辑部的故事》,适合在屋里坐着、躺着。打这块确实还是挺费劲。

记者:你觉得是什么促成了独孤月从“中间人”到英雄的转变?

沈腾:我觉得这不用促成,可能到时候你也会作这样的选择。就是牺牲小我还是牺牲大我的事儿,我觉得大家可能都会选择牺牲小我。再说,如果他不做这件事,他回到地球了,也得跟大家一起死。当然,他还有一个选择——继续回到月球。但如果整个地球都毁灭了,全人类都灭亡了,他再活下去也没有意义。这当中当然有一个成长的过程,包括他对马蓝星的爱,还有这么多人对他的爱。地球上的人后来不都来看他的直播吗?我觉得没有这些人,他也活不下去。所以说到底,我觉得还是“爱”促使他作了这个决定。

记者:你跟金刚鼠的对手戏最多,感觉怎么样?

沈腾:袋鼠是我们麻花的同事郝瀚演的。他很刻苦,提前一年搬到动物园附近去找袋鼠的感觉,看电视,看所有的资料,完了之后提前四个月进组训练,就为了一个角色。其实在片子里他完全没露过脸,为了把这个动物演好,他付出了很多。

马丽:被沈腾“追”,解气

记者:马蓝星这个角色喜剧色彩不算太浓,你怎么把握?

马丽:马蓝星这个角色,在某些故事点和其他的演员碰撞的时候,也会出来一些喜剧效果。我个人希望能够把这个角色先立住,让观众看到一个真正的人物——她的内在和她的生命力。如果生命力有了,你怎么演,观众都是相信的。

记者:怎么形容你跟沈腾这次的角色关系?

马丽:我是他的领导,我在他心目中应该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存在。他在我这儿……我就不认识他,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他。在把他落在月球之前,我甚至完全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,但他其实是为了我,才来到这个地方当维修工的。最后他为了人类去拯救地球,非常伟大。可能正因为他看似不靠谱,却做出了这么伟大的事情,甚至牺牲了自己,这才打动了马蓝星。这种打动不是简单的爱,我觉得更多的是一种崇拜。从他崇拜我,最后变成我崇拜他。

记者:《夏洛特烦恼》里,你饰演的马冬梅倒追沈腾饰演的夏洛,这次角色关系反过来了,感觉如何?

马丽:你提醒我了,还真是解气!

记者:你觉得沈腾这次算有大突破吗?

马丽:当然。我觉得不光是突破,腾哥这次是全身心地投入。其他演员的戏,大家最起码都有一个说话的人,但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全部都是内心世界的一种孤独状态,然后他还要用一种积极乐观的态度去把它诠释出来。对演员来说,在这种没有刺激的情况下演戏是非常难的。

记者:在你拍戏的时候,沈腾会帮你搭词吗?

马丽:对。我跟他的对手戏本来就不多,而且拍我的时候根本带不到他,正常来说他是不需要过来的。但他说没事,我帮你搭词。这就是敬业。

记者:跟张吃鱼导演合作多年,觉得他有什么变化吗?

马丽:我觉得他更成熟了,也更细致了。他是一个鬼才导演,有魄力,有想象力。演员其实不能总在一个特别舒适的状态下去表演,我们要突破自己。因为吃鱼是一个我非常信任的导演,所以我可以跟着他去尝试一些新鲜的、多元化的表演。

黄才伦:专门学了葫芦丝

记者:你在电影里演一个网络主播,后来被找去为独孤月的月球直播做解说,为这个角色做了什么准备?

黄才伦:我学了葫芦丝,当时也不知道最后用不用得上,毕竟没那么大的篇幅表现,但还是学了。

记者:张吃鱼这次的导演风格是创新的,你习惯吗?

黄才伦:他对想要的东西很清楚,也会坚持自己的想法。只要没达到他想要的那个效果,他就不会放弃。另外他比较二次元,不过我们年龄比较相仿,所以我还是比较能理解他的点。

记者:对沈腾的戏,你哪一场印象最深刻?

黄才伦:我们跟腾哥认识很久,也合作很多年了,但腾哥的表演仍然会带给我们不一样的感受。我观察到他不断在寻求突破,确实不是从前的演法了。比如有一场戏是在月球车里,他自己跟自己对话,纠结救不救袋鼠的事儿,当时我们在屏幕前看着腾哥的表演,完全就把我们的情感带出来了。

记者:你之前在《这个杀手不太冷静》里演马丽的弟弟,这次合作感受如何?

黄才伦:我这次是给她添麻烦的角色,还挨了她不少打。丽姐饰演的指挥长其实是一块情感上的“压舱石”。她对我来说就像定海神针似的,无论戏里戏外,有她在现场感觉就特别踏实。

郝瀚:演袋鼠, 靠肢体还靠眼神

记者:你在片中扮演的袋鼠,其实跟独孤月一样,都是被遗落在月球上的。为这只袋鼠,你做了怎样的角色设定?

郝瀚:暴躁、贪吃、忠诚。袋鼠的身高,我们设定是一米九几,就跟他名字一样的感觉——金刚鼠,像金刚一样魁梧。性格方面,他是不断变化的,起初非常暴躁,随着跟独孤月的接触,他会慢慢变得很柔软,会温柔许多。

记者:你怎么理解独孤月和金刚鼠的关系?

郝瀚:起初金刚鼠和独孤月互为敌人,我觉得更多是一种出于动物本能的领地意识吧——你侵犯了我的领地,我就要打你。但后来慢慢接触,他们成了朋友,到最后我觉得甚至成了亲人。这个关系的转变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节点,那就是独孤月愿意带袋鼠回到地球。当他作出这个决定的那一刻,他们就成了彼此的依靠。

记者:听说你特意搬去动物园旁边看袋鼠了?

郝瀚:对,我住到了野生动物园旁边。袋鼠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处于一种睡不醒的状态,一天到晚不是在睡就是在吃饭,偶尔打架。我觉得表演除了通过一举一动的肢体表达,还要透过眼神。袋鼠是杏仁眼,一直是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。这导致丽姐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还说,你怎么眼睛睁不开了?我说因为演袋鼠,我表情扳不回来了。

记者:这“后遗症”持续了多久?

郝瀚:感觉到现在眼睛都睁不太开,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一只袋鼠。挠痒痒的方式,然后手摆的位置……总觉得有点手足无措。还有,一看到袋鼠就觉得亲切,觉得是一家人,想融入进去。

记者:开拍前的动作训练是怎样的?

郝瀚:我从开拍前的4个月开始训练。起初是训练体能,包括身体的柔韧度,再后来就是练习吊威亚。因为袋鼠是全程蹦跳,很难。导致我现在都觉得跳要比走更轻松。

记者:跟沈腾合作是第一次吧?

郝瀚:和腾哥是第一次合作。当时知道要跟腾哥一起搭戏,而且是这么重要的戏份,第一感觉是开心。腾哥非常随和,也会给我提很多意见。他其实真的跟我们的哥哥一样,非常照顾我们。

记者:跟张吃鱼导演合作又是什么样的感觉?

郝瀚: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,吃鱼哥是一直在跑步前进的导演。他一直在跑,从他的监视器跑到现场,每一场都在反复地跑。他真的是我见过最勤快的导演,也是最不遗余力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的导演。

记者 李丽

【纠错】编辑:杨威

Copyright © 2001-2021 m88体育 All Rights Reserved

- - - -

- -

版权为 m88体育 www.xajsjc.com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